幻音阁 > 穿越小说 > 苏厨 >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洞房
    第四百四十四章洞房

    五嫂上前,以媒人的身份告禀,八公和石富相互斟酒,五嫂再请苏油下高座归新房。www.huanyinge.com

    新房当然不是那么好进,到新房外,还要向守在房中的外姑和伴坐娘子致请,一通刁难之后,苏油方得入房,和石薇并床而坐,称为“坐富贵”。

    新房房门前先以彩帛一段横挂于楣,碎裂其下。

    苏油入门后,观礼嘉宾们争相撕扯收拣起来,谓之“利市缴门”。

    坐富贵礼,苏油登床,坐于右首,石薇则坐于左首。

    苏油身子坐得周正,眼珠子却咕噜噜乱转,这房间他也是第一次进来,墙上挂的不是文人画,而是一柄四尺的细长银装长剑。

    房屋梳妆台两侧,一边立着一支漆柲长枪,一边立着一支单月长戟。

    当年刘大耳朵入孙权妹子的新房,也是刀枪环布,石家武将世家的本色,这里可见一端。

    眼光落到伴娘的腰间,爱好,没挂着兵刃。

    礼官说了些什么苏油也没有听进去,接着就见他送上牙简,请两新人出房。

    本来风俗中使用槐简的,然而苏油已经五品,用笏必须是象牙。

    苏油身穿红色朝服,手执象牙简,挂上红绿彩,双绾同心结,倒退行走;

    石薇身穿翠色销金大袖长裙,身披彩帔,帔下太后所赠的宫样精美帔坠,一步一摇。

    将彩绸挂于手面,与苏油相向而行,这个礼,谓之“牵巾”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挑盖头了,不过不是苏油来,而是男家双全的女亲,八公挑选的八娘,用机杼挑起盖头,露出新娘的花容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欢笑喝彩,可苏油和石薇见到对方的样子,却都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两人平日里都是修饰简洁之人,今天穿得花团锦簇,一个傅粉一个贴黄,又古怪又吓人。huanyinge.com

    好在手续又多又繁复,两人也没时间失笑。接下来还要拜堂,拜诸家神,拜家庙。

    拜堂的意思,这里指拜诸房房头,不光是家中父母,这也是古人重宗族之意。

    苏轼排行九二,苏辙排行九三,想想就知道,苏家房头不少。

    这道行参诸亲的礼节花费了不少时间,之后轮到石薇倒行,执同心结,牵新郎回房了。

    石薇虽然穿着大幅销金罗裙,可是步履比苏油刚刚倒行的时候轻捷得多。

    夫妻交拜礼,是到两人到达洞房之后,在这里完成的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坐床,礼官以金银盘盛金银钱、彩钱、杂果撒入帐次,命妓女执双杯送上,以红绿同心结绾盏底,让新郎新娘行交卺礼。

    礼毕,以盏一仰一覆,安于床下,取大吉利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男左女右结发,名曰“合髻”。

    苏油伸手摘下石薇头上的妆花,石薇解下苏油腰间的抛纽,然后将花髻掷于床下,礼官高声请女伴掩帐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换了一身打扮,苏油换上便袍,石薇卸去浓妆,团冠,由礼官迎请两新人诣中堂,行参谢之礼。

    亲朋们纷纷献上祝福,外舅姑之类的亲戚也要须有参礼。

    八公和石富行新亲之好,接下来,就是开席了。

    苏油领着石薇入礼筵,行前筵五盏。

    礼毕,别室歇坐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室内,女伴们退去,苏油听着门外的喧闹,对石薇说道:“薇儿,累不累?皇后送的那团冠,看着分量不小。”

    石薇笑道:“我日常舞刀弄剑,没觉得累,倒是你,你累吗?”

    苏油给石薇倒上一杯酒,又给她送上点心:“你先垫垫,结婚还真累人。”

    石薇说道:“小油哥哥你也吃。”

    苏油道:“该你先吃,这也是道礼仪,叫‘劝色’,真希望这仪式快些结束,咱也好集中力量办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石薇呡了一口,又忍不住偷笑:“刚刚牵你回洞房,伴嫁娘子还在一边嘱咐让我走慢点,别失了风仪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皱眉:“朝廷怎么封了个县君?以后去了汴京,宦眷间迎来送往的,讲女红文学,巧秀风雅,我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苏油安慰道:“想多了,人之高雅,本在心灵情操,不在装饰饮食。”

    “你保持本色就好,要做事,慈善事业福田院、居养院、举子仓、慈幼局,为老人小孩治病调理,谁耐烦与那些眼高手低的官眷们应酬?”

    “要讲风雅,让他们来与我讲,我苏家人讲起风雅来,我们自己都怕!”

    石薇又想起一件事,从衣柜里取出一个箱子,开心地道:“小油哥哥,给你看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石薇将箱子打开,里边全是苏油小时候送给石薇的那些小玩具:黄铜蛤蟆,万花筒,鲁班锁,智力锁,华容道游戏棋……林林总总一箱子。

    苏油奇道:“咦?你不是说都拿去卖钱周济穷人了吗?”

    石薇靠在苏油身上:“以前我每次卖掉后,都要不开心好一阵子,没想到天师哥哥一直偷偷从别人那里买下,这次又作为贺礼送还给我,我真的好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苏油搂着石薇的腰肢:“我这兄长,还真是有心人,光为这个,我们得好好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这时礼官又进来了:“郎君,娘子,该再次入筵了。”

    苏油牵着石薇站起来:“走吧,后筵四盏,以终其仪。这是今天最后一项手续了。”

    天黑了,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苏油四仰八叉躺在新房内:“可累死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石薇蜷着身子躺在他身侧,脑袋枕在他肩膀上:“我也好困……”

    能理解,因为今天两人可是从凌晨起就一直梳妆忙碌。

    苏油眼皮子打架:“要不……我们先睡一会,睡好了再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呼呼睡着了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睡,就睡到了公鸡打鸣。

    石薇身体素质比苏油好,听到鸡叫,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糟糕!”

    说完推身边的苏油:“小油哥哥快起来,该上堂拜见八公了。”

    苏油在一边像懒猪一样哼哼:“别急……再睡一会儿,辛苦了好几年,多睡……”

    屋子外大公鸡又是“喔喔喔”一声长啼,苏油这下也一咕噜坐了起来:“糟了!那件事情还没做!”

    石薇推他起床:“来不及了,先起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油眼珠子咕噜噜乱转:“没关系,听说第一次很快的,来得及!”

    说完一拉石薇,石薇“哎呀”一声,倒回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果然很快,等新婚夫妇两人收拾停当,苏油牵着石薇步出房门,种谊他们都没有起床。

    八公精神头也不太好,顶着两个黑眼圈,坐在堂屋内。

    石薇乖乖端过茶杯:“苏家新妇,拜见八公。”

    八公微笑道:“薇儿乖,可算是嫁进来了,八公可是等了好些年呢。”

    苏油不禁有些担心:“八公,你昨晚没休息好吗?怎么精神不足的样子?”

    八公哈哈假笑:“没有没有,人老了精神不济嘛。”

    怎么我可是听说人老了瞌睡少来着?苏油感到非常的狐疑。幻音阁免费读书网,请访问网址:<a href="www.huanyinge.com" target="_blank">幻音阁</a>